英国圆号

  今晚

  黄昏的风,

  仿佛刀剑铿锵,

  猛烈地吹打

  茂盛的树林,

  擂响

  天宇的鼓点,

  催动

  地平线上的浮云。

  一抹晚霞,

  仿佛纸鸢横飘高空,

  朵朵行云如飞,

  仿佛埃多拉迪国

  时隐时现的城门的光辉。

  潋滟闪光的大海,

  渐渐灰暗混沌,

  吞吐浊浪,

  咆哮翻滚。

  夜的暗影,

  悄悄地四处爬行,

  呼啸的风,

  慢慢地平静。

  风啊,

  今晚请你也把

  我的心

  这不和谐的乐器的

  丝弦拨动。

  吕同六 译

  由于“他的杰出诗歌拥有伟大的艺术性,在不适合幻想的人生里,诠释了人类的价值”,蒙塔莱(壹捌玖陆—壹玖捌壹)获得了壹玖柒伍年的诺贝尔文学奖。蒙塔莱是个非常注重诗歌的音乐美的诗人,他青少年时曾主修过声乐,后来又长期担任权威的《晚邮报》音乐专栏 员,这使得他的诗歌音乐性十足。蒙塔莱认为词语的音韵不仅能赋予诗歌以音乐美,而且往往蕴涵着比词语的意义更深邃的东西,因而更具有表现力和冲击力。在蒙塔莱的诗作中,《梦幻曲——德彪西作品印象》和《英国圆号》就是直接以乐器为题的。这类诗由于饱含交响乐的韵味而被称为“纯诗歌”,代表了蒙塔莱追求诗歌的音乐美所达到的高度。

  尽管这首诗题目为“英国圆号”,贯穿全诗的声音却是“风声”,“圆号”(音乐)中的“风声”(天籁)。在这两种声音的融合中,事实上还融合着尘世的万物、诗人的心灵以及更多的东西。试看第一节,诗人将风比成刀剑,接着以一串排比句表达了风吹物动的声响效果。诗人写到了风吹树林、风吹天空、风吹浮云等一系列情景,从音乐性的角度来看,显得很有节奏感:“(风)吹打/茂盛的树林,/擂响/天宇的鼓点,/催动/地平线上的浮云。”中间两节虽然没有着力写风,但是风依然在吹,纸鸢横飘(在诗中为喻体),行云如飞,浊浪咆哮,夜影爬行皆可为证。在这万物被风吹动的时刻,诗人请求英国圆号这人工的天籁将自己的心弦吹动。这里有个特别刺眼的短语,即“不和谐的乐器”。如果说“心”是不和谐的乐器,那么,树林、天宇以及浮云等都是和谐的乐器,“心”的不和谐自然是受了相关社会因素的影响。蒙塔莱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,是个相信“生活之恶”的诗人。在《幸福》中,他写道:“幸福,为了你/多少人在刀斧丛中走险?”也许正是在这样的心境下,他希望音乐能给他带来心灵的和谐与宁静。

  很显然,这是一首写音乐的诗,但它的中间两节写得画面感很强,是把音乐视觉化的范例。以第二节为例,诗人将晚霞比成横飘高空的纸鸢,将朵朵行云比作城门口时隐时现的光辉。总之,这是一首用富于韵律感的文字写音乐的诗歌。

  *选自《精美诗歌最新读本》

  图片资源 网络 如有侵权 请

  《精美诗歌最新读本》

   :杨守森 耿占春

  山东友谊出版社

  山东友谊出版社

扫一扫手机访问

发表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